本站備用特大網絡賭博團夥落網記

□法制網記者範天嬌
利用境外賭博網站代理平臺發展境內下級代理,再由下級代理為參賭人員提供賬號進行參賭下註。《法制日報》記者近日從安徽省安慶市公安局獲悉,安慶市公安局網安支隊聯合迎江公安分局,以幾起普通的賭博舉報線索為突破口,前後歷時一年多,搗毀了一個跨安徽、江蘇、上海等多地的特大賭博團夥。目前,11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開設賭場罪被檢察機關依法批準逮捕。
2016年年底,安慶警方接到舉報,稱在市區賓館內有人開設賭場聚眾賭博,且賭資巨大。接警後,安慶警方進行了突擊查處,發現系一批社會閑散人員利用筆記本電腦,通過賓館內的互聯網,遠程連線境外賭博網站,進行下註賭博活動。
“這些人不需要準備賭桌、賭具,只需一臺能上網的筆記本電腦即可,參賭人員也不用攜帶大量現金,基本上都是電子轉賬。”辦案民警告訴記者,因筆記本電腦便於攜帶、機動性強,可以在賓館開房間,賭上三五天又換個賓館繼續從事賭博活動,且一有風吹草動,立即銷聲匿跡。由於現場沒有現金賭資,民警通過傳統的現場搜查手段,難以收集到有效證據,打擊效果甚微,大部分僅以治安處罰結案。
但這種依托網絡進行賭博的方式較傳統賭博危害性更大,設賭人員認為警方無法掌握有力證據,有恃無恐,大肆招攬賭博人員參賭,在社會上造成了惡劣影響。為徹底清除這一社會毒瘤,2017年3月,安慶市公安局網安支隊聯合多個警種、部門,以幾起普通的賭博舉報線索為突破口,進行深度挖掘。
在前期偵辦幾起賭博案件中,專案組偵查員發現在賓館開設賭場的人員,必須要獲取參賭賬號,才能供參賭人員進行下註。而參賭賬號必須由上線代理提供。
從多次查處的案件看,這些參賭賬號大部分是由一名叫“黃姐”的上線提供。據涉案人員交代,“黃姐”行蹤“神秘”,與下線之間都是電話或微信聯系,賭資也直接通過網銀轉賬,從不見面,所以下線設賭人員並不知道“黃姐”的真實身份。
專案組經細致工作發現,“黃姐”經常冒用他人身份,逃避公安機關打擊,非常狡猾。經過匯總多種信息,循線追查,偵查員最終鎖定了安慶市懷寧縣人黃某就是“黃姐”,並以其為中心,展開全面調查。
“我們發現,‘黃姐’在安慶地區至少為10余個固定或流動式的賭博窩點提供參賭賬號,僅一周的投註金額就達到7000余萬元,輸贏上百萬元。”辦案民警說,“黃姐”還與上海“王強”“小江”等人聯系密切,且安慶地區的賭資均通過“黃姐”流向幾張上海的銀行卡。
專案組判斷,“王強”“小江”等人極有可能就是“黃姐”的上線。通過大數據綜合分析,逐步挖出了安慶市宿松縣人王某強以家族、同鄉關系為紐帶,糾集周某平、高某誌、呂某江等10余人,分工明確、成員固定、交叉參股,利用境外賭博網站代理平臺發展境內下級代理的特大網絡賭博團夥。
辦案民警告訴記者,“黃姐”一直無業,以賭博為生。在一次聚眾賭博上,王某強偶然認識了“黃姐”,兩人一拍即合,由王某強提供賭博賬號給“黃姐”,發展賭博成員。
經過連續奮戰,專案組進一步查清了該網絡賭博團夥的組織層級:最高層為境外賭場的總代理,第二層級為參股、操盤、討債成員,這些成員再發展參股成員。在此之後是區域代理,下線是操盤、參股人員,再下線為各個賭博窩點。
然而,就在專案組已基本掌握該團夥主要犯罪事實的同時,“黃姐”卻突然在一夜之間銷聲匿跡。難道是專案組的偵查行動走漏了風聲,驚動了嫌疑人嗎?
偵查員隨即對“黃姐”展開外圍調查,發現其雖然不再從事賭博相關活動,但依然每天出手闊綽,且與合肥男子楊某聯系頻繁。而楊某是“黃姐”女兒的男朋友,與之前“黃姐”的上下線有著密切聯系。
“楊某的銀行卡近期突然有大筆資金進出,是‘黃姐’企圖讓楊某接手其賭博業務,使自己置身事外,逃避打擊。”雖然“黃姐”很狡猾,但她不知道,辦案民警早已識破了她的企圖。
鑒於案件已基本成熟,專案組決定立即收網。今年7月17日,在安徽省公安廳統一指揮調度下,安慶市公安局調集110名警力,組成3個工作專班和19個工作小組,奔赴上海、合肥等地開展同步收網工作。
上海工作組剛到上海,主犯高某誌便返回宿松、王某強與呂某江離開上海前往無錫。上海工作組立即兵分兩路,一路繼續留在上海偵查其他嫌疑人,另一路次日即趕往無錫開展工作,不料抓捕工作組前腳趕到無錫,嫌疑人王某強、呂某江再次轉移回到宿松老家。面對突發情況,抓捕組追回宿松。7月24日,一舉將高某誌、王某強、呂某江在宿松老家抓獲。
同時,上海、無錫、合肥以及安慶同步開展集中抓捕、窩點搜查和資金凍結,共抓獲包括“黃姐”等11名主要團夥成員以及其他涉案違法犯罪嫌疑人22名,查獲網絡百家樂賭博窩點5處,依法扣押涉案手機50余部、筆記本電腦9臺及大量賬本、賬單,依法凍結涉案銀行卡900余張,凍結涉案資金8000余萬元。
關於彩票的怪誕心理學
人們都迷戀小概率事件:某商場為酬賓舉行如下活動:每消費100元可得活動券一張,憑券參加下列2項活動中的一項:
1.直接返10元;
2.參加一個抽獎,中獎概率恒為50%:若中獎則可得10元並可繼續抽獎,直到不中為止。最高可中10次,即最多返100元。
最後統計絕大多數人選擇了後者。但從概率統計學角度分析,其實二者返獎的金額是差不多的,後者反而略少。其實這與買彩票的心理是一樣的,大家都願意相信自己的運氣比別人好。
有經驗的彩票站業主,在給即開票中獎者兌獎時,會故意找給零錢,這樣,中獎者大多會繼續買下去。
大獎幸福感會遲到
英國近期的一項研究發現:中獎贏得10000英鎊以上的人,不會立刻感到幸福,一般來說,中獎者需要2年的時間,才能開始享受自己的獎金。
這與勞動所得對幸福感的影響形成了鮮明對比:例如加薪會立刻給一個人帶來幸福感,但為什麼要用2年時間才能感覺到中獎的喜悅呢?一種假設是,雖然傳統經濟理論通常認為只要是錢,就沒什麼兩樣,但事實上,中獎贏得的1英鎊與掙到的1英鎊有所不同。
掙得的收入被認為是應得的,中獎得到的錢則不是。中獎者不會立刻認為這些錢是自己完全應得的,因為中獎會造成一種不必要的認知偏差——一個人頭腦中存在兩種矛盾想法的過程。
中獎者認為:這錢讓我開心,但我不確信自己是否真的有權使用它們。然而,隨著時間的流逝,中獎者可以說服自己,讓自己認為這錢是自己應得的。
中獎者鄰居更易破產
當你得知你的鄰居買彩票中了大獎時,奉勸你盡早搬家,不然你會面臨破產的窘境。據5月29日美國媒體公布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:加拿大彩票中獎者的鄰居更容易走上破產之路。
加拿大一項研究收入不平衡對社區居民的影響的報告顯示,住在彩票中獎者周圍的人群更易破產。並且根據美國費城聯邦儲備銀行的調查,彩票獎金金額每增加1000美元(約合人民幣6537元)中獎者周圍鄰居的破產幾率就會增加2.4%,而且該情況在收入差距大的社區表現得更明顯。
簡單說來,該情況就是人們的攀比心在作怪。在收入相對平衡的社區內,一位居民突然獲得巨額獎金,他肯定會揮霍無度。而先前與他收支平衡的鄰居在攀比心的驅使下,必然也會跟著一擲千金,爭相購買汽車、珠寶等炫富性有形資產,企圖跟上中獎者的消費腳步。然而,此類行為卻導致他們入不敷出,以破產告終。
好事快來,壞事滾蛋
在報紙上看到一個人買了彩票中了100萬,大部分人會蠢蠢欲動跑去買,覺得「說不定我也有機會中獎」,小小的門店門庭若市!老是覺得幸運的事也可能會發生在自己身上。但如果你在報紙上看到一起車禍,50個人只有兩個人買了保險,各賠了200萬,你會覺得這兩個人沒買錯,但你



男子被彩票app詐騙12萬 警察追查七級28個賬戶換回損失
男子被彩票app詐騙12萬 警察追查七級28個賬戶換回損失

寶雞市渭濱區男子趙某用手機下載“澳門銀河國際娛樂城手機app”購買彩票,充值12.4萬元後,該網站關閉,趙某感覺被騙遂向警方報案。近日,警方查了28個賬戶,成功為趙某挽回了損失。
據了解,6月15日,寶雞市公安局渭濱分局金陵派出所接到趙某報警。金陵派出所經過初查,認定該類案件屬於網絡購彩票電信詐騙,及時將案件移交刑偵大隊八中隊。八中隊民警經過梳理,發現趙某是分12次將12.4萬轉給對方,立即利用電信詐騙偵辦平臺對嫌疑人一級賬戶進行緊急止付、凍結。但由於趙某匯款周期較長,匯款後未及時報案,在嫌疑人一級賬戶內未能止付住被騙資金。
為挽回趙某的損失,民警在兩個多月裏,層層追查七級28個個人賬戶後,在第七級賬戶中凍結涉案賬戶15個,凍結資金14萬余元。八中隊根據案情及時安排專人積極與這15個賬戶的持有人聯系。經查得知,這15個賬戶全部是從六級賬戶張某某處轉款。
受害人兩次上門感謝民警
隨後,民警對嫌疑人張某某進行依法傳喚。張某某供述其就職於某工程項目部,這筆被凍結資金是自己在越南使用越南盾,在當地的一個地下“金店”兌換成人民幣發放給工人的工資。民警經過對張某提供的項目認證證書、委托合同及個人護照信息等進行詳細查驗,排除了張某某的作案嫌疑。
8月28日,民警在繼續倒推分析上級第五級賬戶後,對張某某進行第二次傳喚,指出其通過境外地下錢莊兌換現金的違法行為。張某某逐漸認識到不通過正規銀行交易,給洗錢的犯罪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機,願意退還趙某全部損失,使得警方依法將被騙12.4萬元成功追繳。
近日,受害人趙某兩次到八中隊表示感謝:“千言萬語也表達不了我們全家的感激之情,我回去後一定要向周圍鄰居廣為宣傳,普及預防電信詐騙知識,不讓他們像我一樣上當受騙。”


臺灣“雅格瑞科技集團”涉賭非法吸金案又一主犯遭批押
臺灣“雅格瑞科技集團”涉賭非法吸金案又一主犯遭批押

臺灣「雅格瑞科技集團」涉嫌通過體育博彩不法吸金逾15億元(新臺幣,下同),其中吸金成員不乏警察、裏長等公職人員,檢調今年7月展開搜索約談,主嫌陳誌標、總監洪明秋等6人遭收押禁見,檢方前日(20日)再約談集團另一涉案成員鄭君旭,並依違反銀行法等罪聲押禁見,新北地院昨日(21日)傍晚裁定獲準。
檢調調查,雅格瑞科技集團自2017年起,以可獲取最高120至180%年息為幌子,利用體育博彩對沖套利等話術吸金,甚至世足賽期間還推出2個月獲利40%之「世足配套」,不法吸金逾15億元。
據了解,陳姓、洪姓主嫌等人對外誆稱,可套取體育博彩賠率落差營利,並提供「每球」(每單位)3萬3000元至165萬元不等的投資方案,利用多層次傳銷手法吸金,聲稱年報酬率最高可達180%,2019年公司上市後將發送股票,且達成業績可獲贈「維塔幣」或各式名車,配合招待投資人赴泰國旅遊等話術舉行投資說明會,藉此招攬民眾投資,部分投資客甚至向銀行舉債以巨額資金投資。
調查局今年7月27日展開搜索,除在陳姓、洪姓主嫌住處查扣現金8794萬元及總值約1.3億元的比特幣129顆、以太幣345顆外,還查扣1部超跑馬莎拉蒂。
調查局臺北市調查處前日兵分七路,在臺北、新竹等地展開第二波調查,約談鄭明旭等4人到案,檢方漏夜復訊後,依違反銀行法向新北地院聲押鄭男,其余3名共犯分別以5至100萬元交保。
鄭男庭上仍否認罪行,但法官考慮他和雅格瑞集團主嫌陳誌標聯系密切,違反銀行法、多層次傳銷管理法及洗錢等罪,犯嫌重大,且雅格瑞吸金案尚有相關洗錢共犯、下線人員未到案,昨日傍晚裁定羈押禁見。
【澳門的生命力,在於“賭”更在於“洗”】

國家、城市跟人一樣,都需要靠自己的稀缺性賺錢,來立足於世界。
你手上有沒有“別人沒有”的東西,你能不能做到“別人做不到”的事情?
如果你的回答,是“yes”,這個世界將有你的一席之地。如果說“no”,那你跟街頭匆匆而過的行人沒什麼差別,不會有人記住你。
這些歸功於澳門的稀缺性,在於它的“賭”——賭場,更在於它的“洗”——洗錢。

歷史上給澳門帶來繁榮的,是菠菜,哦,不是,專業名詞叫菠菜業。
它是澳門最重要的稀缺性競爭力。
這個世界最賺錢的生意,除了賣軍火,就是開賭場。

澳門離香港太近,我從香港上環坐船到澳門,只要一個小時,放在幾十年前,也就兩小時左右。
這就導致澳門在歷史上,一直都被香港壓制,所有好的賺錢的產業都在香港,因為香港的背後,是日不落帝國——大英帝國,哪怕被美國超越了,還是老牌帝國一個,而澳門後面的葡萄牙,所謂的輝煌,已經是四百年前的事了。
按理說,身邊有個高富美香港在,澳門這只醜小鴨,就別想有出頭之日。
哪知道,香港從1872年開始立法禁賭,除了賭馬可以,連麻將館都要限制,總數控制在144家,至於六合彩,那是後來1975年的事情了。
於是,整個香港熱衷菠菜的人,不管有錢的,還是沒錢的,只好跑到隔壁的澳門賭場過過手癮,給澳門經濟送上一輪又一輪的繁榮昌盛。

其實,澳門本身並沒有什麼產業。澳門還叫濠江,濠江是什麼意思,就是出產生蠔的地方,賣生蠔能有什麼花頭,它賣的又不是法國吉拉多生蠔。
再加上,澳門的地理位置,又不稀缺,也只有發展合法菠菜業,才能有一個立足之處。
雖然,菠菜合法化對於澳門政府來說,並不是一個好選擇,因為菠菜會讓民眾沈迷其中,不安心工作,還會坐大黑勢力,社會不穩定。
但對澳門來說,這是最好的一條路,因為你看澳門周邊那圈,再看看澳門,實在是沒什麼產業好發展,再不發展賭場菠菜業,就只能是喝西北風。
就這樣周圍一圈都是禁賭的情況下,澳門因為可以合法菠菜,獲得了巨大的人氣,抽取了豐厚的傭金,使得彈丸之地遍布黃金。


時間回到1999年,澳門回歸祖國,讓澳門迎來了最輝煌的時期。
2000年,澳門特區政府增加兩個賭牌,總數至三個,每個賭牌又可以分拆一次,到現在,澳門一共有30家賭場,遍布澳門各地。
特區政府的本意,是為了打破何鴻燊一家對澳門賭場的壟斷,但沒想到,制造出了一個世界第一大賭城。
如果說澳門過去的繁榮,是香港人帶來的,那麼,進入21世紀後,澳門的輝煌,是大陸富人們帶來的。
因為在中國境內,澳門是唯一可以菠菜的地方。
人的本性帶有“賭”的基因,更何況,菠菜還能帶來立竿見影般的即時反饋,成與敗就在幾分鐘揭曉,讓人的多巴胺分泌加快,帶來極大的刺激和興奮。
人越有錢,越有權,越追求這種快感,特別是剛富起來的大陸有錢人和guan員,不可一世,總想征服一切,連概率也想征服。
澳門的幸運更在於,澳門回歸後,正好遇到中國經濟的騰飛,wto的加入,讓出口制造業迅猛發展,房地產的興盛,帶動大批產業繁榮。
正因為賭場的錢賺太多了,澳門特區政府從2008年開始,每年給澳門永久居民發放紅包,累計到現在,每人總共收到將近7萬元人民幣,這還不包括,每人15年的免費教育,各種教育、生育、結婚補貼,豐厚的退休金和醫療補助。
這些都是合法菠菜這一稀缺性競爭力帶來的。

澳門的另一個稀缺性競爭力,在於“洗”字,即轉(洗)移(錢)資金。
想把資金從中國大陸轉移到境外,洗錢的方法有好多種。比如虛假的進出口貿易,可靠但太慢,再比如通過地下錢莊,速度快但容易被追查,有些國家反洗錢力度很大。
其實,洗錢比較好的方法是,通過澳門賭場。
賭場都設有貴賓廳,供大額賭註的vip客人使用,找好對家,最好是外籍人士,提前約定好後,上賭桌開賭,把錢全部輸給他,洗錢就完成。
對你來說,是輸家,錢都輸光了,對於贏家來說,你輸掉的錢,是他在賭場贏的錢,是合法的正當收入,無可置疑,經得起審查。就這樣,後面贏家會在境外,把你輸給他的錢,匯入你的國外賬戶,一切都無懈可擊。
你知道嗎?
重慶唱紅打黑的那幾年,全國一片唱紅歌的時候,是澳門賭場生意最好的幾年。
那時,整個中國的民營企業家,都在看著西南的重慶。因為重慶打黑,打的不是黑社會,是民營企業家,“打土豪分田地“,而且,重慶那個人勢頭很旺,還是未來領導核心的候選人。
大陸的富豪們,心裏那個怕啊,趕緊往國外轉移資產,當中澳門賭場是很大的渠道,有些賭場或者相關公司還提供相關服務,但抽傭有些高。
不過,自從2012年以來,隨著監管的加強,澳門賭場的資金轉移功能大大減弱。
通過賭桌也是行hui的好方式。以前,很多老板會跟guan員一起去澳門,很多山西煤老板都這樣,不過,2012年以後就沒了。
不管經濟好差,抽傭是穩賺不賠的生意,轉移資金帶來的手續費,更是個天文數字,具體數字估計無人知曉。
但不管怎麼樣,這個稀缺性讓澳門富得流油。

賭場重塑了澳門,我在澳門時就覺得,不是澳門開設了賭場,而是賭場控制了澳門。
整個澳門人都在為賭場工作,年輕人也不需要接受高等教育,做荷官,發發牌,就有我們夢寐以求的高收入和高福利。
澳門的旅遊業,也是建立在賭場基礎上的。沒了賭場,會有幾個人跑到澳門去看大三巴牌坊?
遊客的購物消費,也是賭場帶來的,就像新威尼斯人酒店(賭場),一樓賭場菠菜,二樓購物消費,三樓客房(大寶劍)。只要你有錢,怎麼的,也得把你扒下一層皮。
返回首頁.2018-10-16 10:17:51